她只不过回了趟娘家老公就离奇死了

发布时间 2019-09-16

  电话是陈涛的姐姐打来的,说是陈涛在回老家的路上出了车祸,等毛瑞娜急匆匆赶回去的时候,丧事已经办完。

  在看到陈涛遗像的一刹那,毛瑞娜就像挨了一记闷棍,两眼一黑昏了过去,同时,一股温热从毛瑞娜的下体流出。

  毛瑞娜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县医院妇产科的床上,怀孕两个多月的孩子,终究没能保住。一夜之间痛失丈夫和孩子,毛瑞娜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顺着眼角一颗颗淌下。

  大姑姐陈冬梅在收拾饭盒,毛瑞娜轻轻喊了一声:“姐——”,陈冬梅转过身来,摸摸毛瑞娜的额头,说:“你想吃啥,我去给你弄。”

  毛瑞娜“呼”一下坐起身,一把抓住大姑姐陈冬梅的手,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她:“告诉我,陈涛,是怎么没的?”

  陈冬梅像被蝎子蛰了一样,一下子甩开毛瑞娜的手:“哎呀,你先养好身体再说,嘉怡还在家等着呢。”

  嘉怡是她和陈涛的女儿,2岁了,流产的这个,是二胎。一提起女儿,毛瑞娜像泄了气的气球,一下子就瘫软了。

  毛瑞娜跟陈涛是大学同学。她跟陈涛第一次见面,是在升国旗仪式现场,那天毛丽娜来了例假,裤子洇湿了都不知道。

  陈涛当时就站在毛瑞娜身后,把毛瑞娜的尴尬尽收眼底,想到一个女孩子这样被人看到了,不雅,就脱下外套给毛瑞娜搭在腰上。毛瑞娜转身用眼神询问,陈涛中指放在唇边,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  毛瑞娜下身涌出一股子温流,她立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朵根儿。

  陈涛比毛瑞娜高出一头,眼睛毛茸茸的,眼睫毛很长,毛瑞娜从没见过男生长这么长的眼睫毛,心一下子就融化了。

  恋爱四年,陈涛的体贴包容和那种农村人特有的踏实肯干,让毛瑞娜很有安全感,校园里到处留下他们爱的踪迹。

  四年后,在毕业季也是分手季的众多校园恋情里,毛瑞娜义无反顾跟陈涛牵手走进婚姻。

  毛瑞娜是东北人,爸妈也不舍得闺女远嫁,但是她认定了陈涛,爸妈也只好同意。

  陈涛家在洛阳市一个小县城下面的一个镇子上,经济条件不好,毛瑞娜的爸妈不仅没要彩礼,还拿出30多万给小两了首付,他们就算在郑州安了家。

  半个月前,毛瑞娜的母亲腰椎严重脱位,在省医院做了腰椎融合术,毛瑞娜请了一个月的探亲假,回东北照顾母亲。

  毛瑞娜从医院回去第二天,家里来了一个女孩子,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胳膊受了伤,用围巾兜着,个子不高,却珠圆玉润的,青春逼人。

  红琳慢条斯理拿出一纸化验单:“我直接说吧,我怀了陈涛的孩子,两个月了,要不是陈涛出事,我就回来见家长了,我现在没法工作,你们必须给我拿钱,不然我就去打掉这个孩子。”

  毛瑞娜心冷得就像掉进了冰窟窿,这就是说,在她怀孕两个月的时候,红琳怀上了陈涛的孩子。

  这么一想毛瑞娜就懂了,怪不得陈涛一家对这次车祸躲躲闪闪,不等毛瑞娜回来就匆匆办了丧事,原来陈涛出事的时候,红琳也在车上,她是跟着陈涛回来见家长的。

  陈涛妈妈“扑通”一下跪在毛瑞娜面前:“娜娜啊,算我求你了,你无论如何得给我们老陈家留个后哇,不能让我们当绝户头啊……”

  陈涛妈妈讪讪地说:“嘉怡我们自然是疼爱的,可再怎么喜欢也是孙女啊,我们就陈涛这一个儿子,不能断了后。”

  陈涛爸爸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:“娜娜,你是个懂事的孩子,这个事儿是我们做得不地道,可事已至此,你得想开些,涛涛走了,我跟你妈以后也没啥活头了,红琳这个孩子,我们得留下。”

  陈涛爸爸狠狠把掐灭了的烟头,在脚下踩了又踩:“赔偿金判了60万,咱们自己家的事儿,关上门说,冬梅嫁出去的姑娘,不算她,娜娜跟涛涛结婚4年了,多给你点,给你15万,嘉怡10万,红琳10万。红琳孩子生了,男孩就是15万,女孩跟嘉怡一样10万,剩下的我跟你妈老百年后花不完,还是你们的,这样算公平吧?”

  毛瑞娜一向性子柔和,让公婆在家休息,自己找了熟人,前后跑了半个多月,才把赔偿金全部拿到手。

  毛瑞娜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,陈涛爸妈跟红琳坐在对面,毛瑞娜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好讽刺,她像个局外人一样开了口:“爸,妈,红琳,咱们既然坐在一起了,就算是一家人,钱是拿到了,我有个想法,当面说,咱先丑后不丑。”

  毛瑞娜略过红琳,慢条斯理开了口:“陈涛没了,有些事也没法再计较,我是这样想的,红琳的钱自然不会少她一分,但是我想等红琳生了再给。”

  红琳一听说生了再给,“呼”一下站起来,毛瑞娜赶紧说:“慢点,别伤了孩子,你可千万不敢学我。”

  陈涛爸妈立马明白毛瑞娜说的“不敢学我”,指的是毛瑞娜流产的那个孩子,都不做声了。

  毛瑞娜说:“红琳怀了陈涛的孩子,也算给陈涛留了后。但是我说句实话,红琳一个大姑娘,孩子能不能给我们生下来,真的难说。就算她愿意生,家里也不一定会同意。”

  毛瑞娜的心就又被剜了一下,毛瑞娜提醒自己忍下去: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先给红琳2万块钱养胎,等她把孩子生下来,我们一次性再给她30万,孩子归我们。爸,妈,你们要是带不动,我亲自带,我保证像对待嘉怡一样,对待这个孩子。”

  红琳指着毛瑞娜尖叫道:“不要以为我不知道,陈涛这两年弄了多少钱,我一清二楚。把我逼急了,我全给兜出来,大家都不好看。”

  毛瑞娜抱紧了女儿,厉声呵斥红琳:“说什么话?陈涛怎么着也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,他人都没了,你还要给他泼脏水吗?”

  毛瑞娜说得动情,陈涛的爸妈眼圈也红了,没等红琳开口,陈涛爸说:“这样,我说句话,红琳生下孩子,我们给你30万,一分不少,孩子归我们。”

  红琳见陈涛爸妈都同意了,也没辙了,只说自己怀孕没法工作,2万块钱不够养胎怎么的,最后争取到5万。毛瑞娜当场给了红琳5万现金。

  7个月后,红琳顺产生下一个女儿,一看红琳生的是女孩,陈涛爸妈扭头就走了。

  红琳抱着女儿来郑州找到毛瑞娜单位的时候,才知道毛瑞娜半年前已经辞了工作,房子也卖了,估计是带着女儿回了东北老家。

  陈涛爸妈只知道毛瑞娜家是东北的,具体在东北的哪个地方,陈涛爸妈也不知道,他们从没去过。

  好在,毛瑞娜最后一次看望陈涛爸妈的时候,给他们留下了30万元,说是爸妈年纪大了,万一有个病痛了什么的,花着方便。

  拗不过红琳撒泼,陈涛爸妈最后给了红琳10万元。红琳把女儿撇给二老,就再也不见踪影。

  没错,毛瑞娜早就知道红琳的存在,但是看着女儿毛茸茸的眼睛和长长的眼睫毛,毛瑞娜还是想再给陈涛一次机会。

  从陈涛当上副总以后,先是工作越来越忙,后来应酬越来越多,慢慢的,就把握不住自己了。

  陈涛把握不住的,不仅仅是下半身,还有财务,红琳是单位出纳,陈涛的那些账目,被红琳捏得死死的。

  所以,得知红琳怀上陈涛的孩子,毛瑞娜彻底冷了心。她知道,她跟陈涛,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毛瑞娜在回老家照顾母亲的前两天,她跟陈涛去办理了离婚证,陈涛承认自己有错在先,房子和车子都留给毛瑞娜,自己净身出户。这件事儿,除了他们两个人,谁也没有告诉。

  陈涛说:“我就算对不起全世界,也不会对不起你。这两张卡,密码是你的生日,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,这笔钱足够你和女儿这辈子衣食无忧,过得很好,我也放心了。”

  车祸的原因,毛瑞娜已经不想再追究,为什么陈涛死了,红琳却只是轻伤,毛瑞娜也不想知道了。

  她给陈涛爸妈留下30万,也清楚地明白,自己的日子,从此后跟这一家人再无关系。至于陈涛给她的那两张卡,她是谁也不会告诉的。

  只是在看到女儿的时候,毛瑞娜的心里,还是会闪出一双毛茸茸的眼睛,眼睫毛很长,很长。